TOP

银器鉴藏:永不消失的银光(图)
图片介绍

   原标题:银器鉴藏:永不消失的银光(图)

    藏项:银器

  在收藏界有一句经典之词:乱世金银,盛世典藏。理由十分简单,贵金属白银,曾具货币特性,因而在动荡年代,白银具有保值、增值作用。那么,有没有乱世、盛世皆宜收藏之物呢?还真有,那就非银器莫属。

  背景:为什么藏家们对银器持冷淡态度

  自古以来,无论中外,银器一直被统治者及宗教上层所垄断。英国是银器的重要发源国,银器的制作、销售均被国王直接控制。而银器的拥有及使用者,除王室、贵族外还包括宗教上层。在中国,自唐以后银器的数量较以前大为增加,但使用和拥有者也还是以皇室及达官贵人为主,法门寺地宫出土银器即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藏家们的目光注视着的是字画、瓷器、玉器、木器等,对银器却持冷淡态度。其原因在于银器一直被上层垄断,其存世数量极为有限。可以说,一个朝代的官窑瓷器可达成千上万,但带有“官款”的银器仅存少数,这就限制了收藏的机会。由于以上原因,目前银器收藏人数有限,更没有形成一个成熟的银器市场,银器鉴定、断代,定价、交易等方面与其他艺术品相比,凸显不足。

  近几年来收藏热不断升温,银器的收藏、研究、交流已露出冰山一角,笔者愿与藏友们分享近十年来收藏银器的诸种巧妙经历。

  出手:高人指点成批收藏俄银器

  2000年阳春三月,中国嘉德小拍如期在北京宝辰饭店举行。以往,我总是将注意力放在文玩杂项上,偶尔也看看书画类,当我走进展示大厅中,立即被一批银光闪闪的器皿所吸引。其中有各种餐具,最引人的是一个银镶水晶大盘,银边上高浮雕制出俄罗斯风格花纹,中间一个天然水晶盘,盘底手工刻出非常漂亮的由曲线组成的花纹。其中还有各式小银盒、瓶等,东西十分精美,但却是一头雾水。我仔细观赏着这些器物,凭着基本收藏感觉,认为应是不错的东西,但此前几乎没有上手过此类物品,真的不知此为何物,价值如何。

  我忽然想起了上海好友唐无忌,唐无忌当时是上海市集邮协会副会长,他出生于民国名人唐绍仪之家,对各类艺术品都有了解。我立即拨通了他的电话,把看到的东西向他简要做了描述,无忌兄问我这些器物上有什么款识?我将看到的大水晶盘的银圈内沿上的一个向左看的人头、数字84及几个俄文字母,以及其他器物上刻有的一只翘着尾巴的狮子等不同的款告诉了无忌。无忌听后说:好东西,你去问问这些东西哪来的,什么人送拍的?我立即找到主管L先生向他询问此批器物物主。L先生略有犹豫地答道:按规矩我们应为买卖家保密,不能透露任何信息。我说:我已请教了内行,他想了解此批器皿来源,如来路没疑问,我将悉数买下。L先生听后说:要是这样,我只能告诉你,它们是东北一大户张家的遗存,送品者现住天津。我把情况转告无忌,他马上问价格如何?我答:那只水晶盘标价1800元,其余也是数百数千元不等。无忌当时十分干脆地告诉我,如条件允许全部买下,我心里有了底。到了拍卖那天,我以数万元的价格全部买下了这批器物。

  此次以数万元购下的器物约两百余件。其中包括:①俄罗斯20世纪后期制银边水晶大盘;②英国产带盘咖啡壶一套;③大冰桶一个;④放置奶油用小碟一套;⑤热菜盘一套;⑥各式调料器、调料盒数套;⑦中式咖啡勺24把;⑧糖罐、干果盒等等。

  追踪:这些藏品曾经的主人是谁?

  然而,这批东西的真正主人是谁,来龙去脉如何,一直是个谜回荡在我脑海中,我想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解开这个谜团。

  后来,我的一位朋友看到我的藏品,我无意中与他聊起此批银器可能与张作霖家有关,他立刻兴奋地说,我的同学是张作霖的亲孙子,原天津市市长、少帅张学良之弟张学铭的大公子,名叫张允冲,我与他讲一下,看看他是否知道此事。过了几天,我等他来电话,他高兴地说,张先生决定第二天晚上来会面,我听后立即做好准备。第二天晚上,我的朋友与张允冲先生如约到来,我十分高兴,拿出了一个纯银丝编的红酒篮,张先生马上对我讲:不应只是一个,还应有一个。我感觉到终于找到了解情况的当事人了,我又拿了几件东西给张先生看,他看过表情凝重说:这些东西都是我家的!

  我终于弄清了藏品的来龙去脉,张先生对我讲,他父亲张学铭是张作霖的亲儿子,与张学良、张学思均为亲兄弟。张学铭当时任国民政府天津市市长,生有两子,一为大公子张允冲,其二为张鹏举,新中国成立后,他们仍生活在天津并住在原居住地,有时也住在北京。张学铭喜欢西洋文化,因此留下了一批西洋餐具及艺术品,这些东西一直保存在天津原住地,“文革”中也没有被损坏及查抄。“文革”后,张允冲外出经商后移居北京,天津家中只有张鹏举与夫人居住。1999年,张鹏举不幸去世,其家人遂将家中所属银器等送到北京嘉德拍卖公司拍卖。当时无人识货,经上海唐先生指点,我才有此机缘。今天看,我这批银器来路正,系出名门,制作精美,样式丰富,的确是一批有价值的藏品。

  钻研:从收藏银器,到自己写书《世界银器概览》

  由于收藏到了这批银器,我从此开始了一个全新的收藏过程。但那时收藏银器困难很多,可用参考书少、专家少、同好少、市场少、东西少来形容。为了能找到老师,我想尽办法找到了北京大学齐东方教授、故宫博物院银器专家夏更起、李久芳、原友谊博物馆、现国家博物馆的马先军。同时也认识了俄罗斯、意大利、法国收藏界朋友。那时,在收藏过程中如遇到疑问,便去找他们讨教,受益匪浅。

  提起十几年前,也可说假货相对较少,无论是拍卖公司、工艺美术商店、还是旧货市场、甚至网上商店,只要肯吃苦和下功夫,还真是有漏可捡。那时,不管是炎炎烈日的夏日,还是北风尽吹的严冬,我经常在各个拍卖会上、潘家园等旧货市场寻觅。经过不懈努力,也确实买到如中国的双提梁诗文壶、中国出口24人物六方银盒、俄罗斯的银雕、咖啡壶、奶缸等精品。只要发现有银器在出售,我便用有限的资金尽量将它们收下。2000年七八月,此时我的收藏银器兴趣正浓,自然收到了一些中国银器,但对此更是不懂,于是到王府井新华书店购书。在这里,我同时买到一本《唐代金银器研究》和日本原版进口书《古董珍品事典》。看到那本烫金精装巨著《唐代金银器研究》,此书发行量仅三千册,我是能得到此书的三千分之一,这在全国几千万收藏大军中,我是能得到此书的幸运儿。这使得我如获至宝,抽空便会认真阅读。

  齐东方教授指导我,一个收藏家应把收藏与研究相结合,收藏活动与著书立说同时并举。于是,在我收藏银器一年多后,便下决心写一本有关银器的书。2003年年底,我的第一本《洋古董 银器》由北京出版社出版发行。这本书可以说是第一个中国人写成的外国古董艺术类著作。以后,我又有《世界银器概览》等三本著作问世。至今,我已收藏古今中外数百件银器,但收藏、研究道路上无止境,我将在银器收藏、研究道路上继续探索下去。(责任编辑:杨岚清)

    稿源:北京青年报

相关信息

浏览人次: 3884
发 布 者: chinapolicy
发布日期: 2014-12-26 16:09:39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图片

热门图片

推荐图片

相关图片

本网概况 | 关于我们 | 招聘英才 | 帮助中心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律师 | 联系我们


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指导
版权所有@中国政策网 www.chinapolicy.net 京ICP备10020291号